供应商机

当前所在位置:网站首页 > 供应商机

请一名住家保姆

 较近,“找保姆”成了不少家庭使用的高频词汇。而在城市的一些角落,这种需求甚至演化为了“抢保姆”。可事实上,供需的失衡却不一定是供给不足造成的,“不得力”也是家政服务市场上供给群体的显着标签。到了年底,季节性因素部分导致了保姆难求,而原本就**的“好保姆”更是仿佛人间蒸发了。

  找个“好保姆”,咋就这么难?

  家住星海公园附近的蔡大爷*居十年,上个月初,照顾他已经六年的保姆离职,不得已他开始重新物色保姆。一个半月以来,蔡大爷接连换了五个保姆,换人之频繁引发五个子女的普遍焦虑。

  于是蔡大爷的孙子小蔡通过某APP平台招来的。“我同学在平台的家政服务板块做编辑,他手里掌握很多求职者的联系方式,中介费给我做的还特别低,就一直在他那找保姆。没想到的是,一个比一个奇葩。”

  小蔡告诉记者,一众保姆中,有的人不会做饭,有的人不会使用洗衣机,有的人捡拾废品在家门口楼道里堆了个小山包,有的人自身有重大疾病并不适宜照顾别人,还有人烟不离手,一天的烟头能铺满整个烟灰缸……到了一月初,眼瞅着要过年了,为了安顿好爷爷,小蔡跑了多家家政公司仍无所获。无奈中,他在手机朋友圈里发帖子求保姆。老领导给他介绍了一个优质保姆,但是保姆表示她是广东人,按照当地习惯,每年新年的假期她要休满一个月。

  “找个各方面都合适的保姆简直比找对象都难!五个子女,老爷子谁家都不去,他就只愿意呆在自己家。别说好保姆了,现在连个稍微靠谱的都找不着。”小蔡深感无奈。

  抢人,邻里间撕破脸

  事实上,有此困惑的不只小蔡一人。大连人孙女士曾在香港生活过3年,期间她请了菲佣照顾年幼的双胞胎儿子,回大连后她和丈夫忙于事业,两个孩子仍需要保姆代为照看,如接送上下学、餐食、洗洁等等事务。但是请过菲佣的这个家庭,尤其感受到了雇佣保姆之难。

  “菲佣真是好专业,服务水平高、亲和力强、懂外语,有时候我甚至觉得菲佣比我的情商、智商都要高。雇主忙了一天七八点回到家,她会给你一个灿烂又自然的微笑,躬身迎接,接过包和外套,把脱下的鞋子仔细擦一遍,然后摆放整齐;她打扫卫生很,不会留任何死角;她注重细节,从不在家里沙发或床上休息;不会未经同意使用家里电视、音响之类的设备,不会随意吃雇主购买的食品;私人电话用自己手机打;注意保护雇主隐私……”孙女士告诉记者,菲佣就相当于一个管家,不仅能将家务打理得井井有条,还可以陪孩子说英语,教育孩子也很在行。

  在香港时,每月雇人的支出是4000多元港币,而在大连,同样价格连普通水准的保姆都雇不到。上周,为了抢一个保姆,孙女士跟邻居几乎撕破了脸皮。“有家人保姆不错的,每天都能看见她*自推婴儿车出来遛弯,对孩子照顾得很周到,对待孩子的语调神情都很温柔。那家人老人要过来带孩子,我就跟保姆预约了,那边能抽身的时候就来我家。没想到邻居也瞄上她了,不惜用高薪来挖墙脚。”

  孙女士气不过但也没办法,只好进一步加薪意图留住这位保姆。两家人为此在电梯里产生口角,谁也不肯让步。“战事”仍在继续,孙女士势在必得,“年底公司事情格外多,保姆的事儿迟迟落实不下来,太闹心了。已经付出了精力、人情,这个保姆我必须得拿下!”

  家政“跳槽季”,雇主请留心“预订”

  西安路一家家政公司负责人范女士告诉记者,去年以来家政市场的供需关系一直是供不应求,一方面是因为多年来从业人员始终不足,需求却在不断递增,另一方面是优质保姆**,需求方的要求与供给方的能力不匹配导致。一份数据显示,现在家庭服务行业里,中介制的家政公司约占70%,员工制的家政公司约占5%,其余25%则是通过亲朋好友介绍,或由供需双方在人才市场自由协商形成雇佣关系。从邻居家挖人便属于后者。

  “很多人认为从邻居家挖到好保姆的几率,会比通过中介机构找人更靠谱。”范女士介绍说,绝大部分的家政人员与雇主签的用工协议都是短期的,一般不超过一年,因此,每年年底随着家政人员用工协议到期,恢复自由身的家政人员或者跟“老东家”续约,或者跳槽。而随着一次次的重新选择,家政人员的工资也不断上涨。

  “春节前,外地来连的家政从业人员基本没心思找新雇主,而往年大部分有跳槽意愿的家政人员在12月底之前,就已经被新雇主预订好了。”业内普遍认为,虽然今年过年比较晚,但因为找到合适的家政人员越来越难,雇主下手还是比较早,很多雇主一月初已经展开抢战。

  北京爱心宝贝家政服务有限责任公司 /a/shouzuyin/2018/0118/9431.html

m.wjmklcx.b2b168.com

返回目录页